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出版集团_时代中国_时代中国网_神洲传媒_时代中国杂志社_心楚依_王平华 >> 文章中心 >> 时代新闻 >> 时事 >> 正文
设为首页
 

  时事

东风西雨两相和——读著名诗人娄德平诗选集《冰与火的对话》随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504    更新时间:2013-7-7


*/吕红翔

一、擂响天鼓呼东风

我与诗人娄德平素不相识,受文坛达人朋友之托,要我为其新诗集写篇评论。芒种时节,收到娄先生以狼毫宝墨郑重在书衬题签快寄来的书,也请我鉴赏、点评。不过,却把我的名字写成了“洪祥”两个音同字不同的“别”字。这不能怪娄先生,因为不认识嘛。然而,这也好,以避我高攀名人之嫌呢。

娄德平先生有近百个头衔闪着耀眼的光环!这在世界一体化的当下并不鲜见。但我最看重的还是诗人、书法家、美国东西方艺朮家协会会长娄德平!这么大的名家诗集要我写点评,我诚恐自已学力不逮,深怕出点金化石之谬。只能写点拜读随感,以谢大师盛情!

打开由著名诗界老前辈贺敬之题写书名的“娄德平诗选”——《冰与火的对话》(人民文学出版社20111月版),拜读第一首诗《棒槌山抒怀》,我即被诗人那铿锵的诗句和磅礴的气势又不乏幽默的诗情深为感动。

棒槌是东方女人洗衣槌布时用的头部圆大,手柄细小的圆木棒。当今己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北京话还保留有一句俚语:“俺可不是棒槌”!意为别小看人。然而,位于承德避暑山庄形似棒槌的“棒槌山峰”,千百年来却高举棒槌傲然挺立,一直小看着人类呢。但她有所不知,诗人娄德平不用棒槌槌布,而借她的棒槌当鼓槌,擂响了天鼓,呼起了东风,穿越了时空,调动了千军万马;又把他们融入自已野餐的小酒杯中把玩品味,把天地人融为一体;在亲近大自然中与世界对话,与宇宙对话,与外星人对话;把古老的东方棒槌赋予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棒槌还能小看人类吗?请听诗人借棒槌擂响天鼓又敲震山谷的吟唱吧——

山举棒槌擂天鼓,/ 老酒泡日眠,/ 长空醉流霞,/ 在我杯中旋。//五千年岁月不知倦,/ 演绎出多少奇异变幻。/ 敲山震谷摸金蟾,/ 谁能听到它一句箴言。// 翠岭残留帝王梦,/峡谷不容大侠剑,/ 抛绳系日空悲戚,/ 而今有谁是神仙?// 山依着我,/ 我抱着山,/ 眼前忽现高阳酒徒。/ 呷几口薄酒,/ 胜过刘邦调几万金戈铁马征战,/ 迎面奔来诗仙,/ 瘦马的鬃毛里卷着古战场的风烟,/ 问我杯中的月亮圆不圆。// 蓝天白云清风野味下酒,/ 野餐胜龙宴,/ 当心棒槌山连同我的小小酒杯,/ 被外星人盗去当古玩。//

吟读这样的诗,你不觉得它多姿多彩的意象是一部电影蒙太奇在变幻吗?它所蕴涵的文化底蕴不是太深厚广阔吗?然而,这么深厚广阔的诗意文化内涵,诗人却把它玩于孤掌之上的小酒杯中,又能释放于浩瀚的宇宙空间。可见诗人的情怀比浩瀚的宇宙还大呢!

收入诗集的第二首诗是《茶道》:饮尽朝露,/ 喝断晚霞,/ 老壶内——/ 又放进星星一把。// 手不离壶,/ 摸一摸乾坤有多大,/ 口不离茶,/ 问一问岁月谁点化。// 品梦里——/心空意无涯,/ 清气袅袅通天道,/ 笑流水漂去多少浮华。// 据说,这首诗曾被多家媒体转载,可见读者多么喜爱。一壶袅袅清茶,就使人通天道、接地气、品人生滋味,如神仙般乐融于自然,又令人泛起深沉的世道人心之思索,这茶诗太回味悠长呢。

诗言志。怎样言志?要靠意象的营造和意境的升华。“鹰”是诗人娄德平抓住的很好意象,极力营造诗意,充分表达自已的志向,完美地升华了诗的意境。请读他的第三首诗《神鹰》:挺起铁的脊梁,/ 展开钢的羽翎,/ 鹰,大胆地去接近天堂,/ 勇敢地去旋转苍穹。// 抖动云,/ 扯起风,/ 把心中爱的火种,/ 撒遍每一座雪峰。// 不回首——/ 乘长风排云雾,/ 驾闪电逗雷霆,/ 穿越沙尘暴,/ 撞击苦雨寒冬,/ 鹰,何时闭过眼睛?// 即使有一天,/ 只剩下几根老毛,/ 也不愿停在丘陵,/ 更不愿落在草坪。// 鹰,把自已的梦,/ 交给天空,/ 让太阳/ 来提炼它的魂灵!// 面对这样的“神鹰”,谁能不敬仰感奋呢!

文如其人。读完《冰与火的对话》开卷的三首诗,即使不见诗人的面,我们就可感知诗人娄德平的气质、气度和气量。这是一位多么具有大气派的东方神鹰诗人啊!

二、冰火对话互通融

人们处于极度冰冷的世界,迫切希望能有火给予温暖。诗人娄德平就恨不得《把冰敲出火》!……抓住西北风,/ 塞进老井,塞进山洞,/ 把冰敲出火,/ 去点燃干裂寒冷的天空。//。但那不可能。然而,当冰走近火时,却不能尽如心愿。请听《冰与火的对话》:冰向火靠近说:/ 我看你有点冷,/ 让我给你一点温暖。/ 火笑着回答:/ 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缺乏温暖的冰却要给火“一点温暖”,真是违背常理的天大笑话。火怎能不讥笑它呢。

冰与火本是互不相融的矛盾物质。同时,又互有需求。有需求应对话。这要进行时空转换,角度互移,适度互补,才能和谐统一。但看似坚硬的冰,只顾自已的秉性和利益,却不顾对方的习性和渴求,还假话正说,不知换位思考,就构成了给人以笑柄的骗局。这多么耐人寻味哦。当今世界,虚伪的骗局太多,人们不得不防。试想:假若冰被火烤化,那还有冰吗?反之,火若被冰压迫浇灭,火也不复存在。为了各自的利益和生存发展,还是多对话,少抗争和谐相处,共存双赢为好。

《冰与火的对话》这首诗写得很短,内涵却很厚重。不然,诗人绝不会将此首数句短诗作为诗集的书名。类似《冰与火的对话》这样耐人寻味的短诗,选集中有很多,且诗意很浓。譬如:—匹匹黑马,/ 赶落了太阳。/ 一匹匹白马,留不住月亮。// (《时空中的马》)。有人赞扬我的羽毛很美丽,/ 但他没见到我羽毛下的伤痕。/ 更没见到一个凶狠的猎人,/ 拿着枪,/ 对准我的心。// (《生命》) 。再如:《心灯》:神灯点亮我的心灯,/ 遇到黑暗,/ 心灯就是我的眼睛。/ 从此,/ 我的眼光就能穿透云层,/ 去扫描封闭的黑洞。//。特别是短得只有两行的诗在集子中也比比皆是,如《饥饿》:啃树皮啊啃出一片火花/ 心里长出一片庄稼// 《盲》:被黑暗关闭了的眼睛/ 即使见到光明也是黑暗//。《掠影》:苍鹰不停掀动翅膀/ 把白云逼上山峰//。选集中还有很多“无题”的短诗大都只有两三行。因为无题,更给人以丰富多彩的诗意联想。限于篇幅,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

三、诗情催开艺朮花

娄德平先生不但是著名诗人,同时,又是名扬世界的书法艺朮大家。他1942年生于江苏徐州邳县新桥乡汤海村有着数代显贵的书香世家,自幼苦爱书法。但旧中国战乱频仍,他七八岁就失去了双亲,却不忘写字。11岁在外流浪被二哥找回家,含辛茹苦供他念完了初中。1962年秋他到东北鸡西煤矿当了名矿工。在与煤神搏击中他虽然生病,不料,他的一手好字在不起眼的病假条上显示,却被矿上工会看重而成了宣传干事。于是,诗歌、书法、文章不断展现报刊。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他感恩煤神从黑暗中给了他光明!他的诗选集,也选了多首这时歌颂煤矿和矿工的诗歌。像《煤潮涌着闸门开》、《风驰电闪拉着煤山走》、《牵出煤龙走天涯》等等。受时代局限,我觉得这些诗虽有泛政治化的倾向。然而,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不失为具有人民性,且具有诗情画意的好诗。即是今天,仍有生命力。

诗成名,字扬威。当世界进入新世纪时,北京在长城举办申奥活动。他以十米多的一个“龙”字威震天下!被誉为“娄德平笔下有活龙”!这条活“龙”,先后被人民大会堂、联合国总部及多国艺朮收藏机构收藏。他把诗情与书艺完美融合,创造了独特的“—笔龙”书法艺朮。我觉得这也是诗人以“龙”为象创造的“一字诗”呢。他也有诗句记载:青山作证,/ 我一气呵成十米活龙闹过长城。// (《我像早晨五六点钟的太阳》)。诗人滿怀激情地颂扬了中国龙腾云驾雾,威震苍穹的昂扬向上精神!

心中有诗人不老,诗情催开艺朮花!这位诗人兼书法艺朮家的娄德平,不但自已像龙样奋发腾飞,还把妻子、女儿、儿子都培养成了在世界各地卓有建树的艺朮人才,构建了一个诗书画皆能的多学科艺朮之家。国内外媒体多有专题报道,我就不必赘述了。

天下父母都盼子女成龙成凤。然而,若培养方法不当,就很难奏效。娄德平对子女是爱而不溺,按其天赋秉性,因才施教。他对其大女儿娄正纲的培养训练就几近残酷无情,生病不能中断练习,胳膊肿痛也得写字作画。这,却使娄正纲成了世界上最耀眼的诗书画艺朮明星。有感于女儿的艺朮成就,他写诗《送给女儿的礼物》也很艺朮:三月十八日的曙光中,/ 太阳红红的,/ 红红的太阳,/ 是我想送进女儿口内的樱桃。// 八月十五的夜空上,/ 月亮圆圆的,/ 圆圆的月亮,/ 是我想送到女儿手里的元宵。//试想,小正纲若只有娇惯而没有父亲严酷的训练,她的艺朮成就能会像“圆圆的月亮”挂在夜空,使她梦想成真吗?

“超人”才女娄正纲在东灜轰动了日本艺术界后,她移居美国纽约发展,把东西方艺朮溶为一体。在海外成了与陈逸飞、丁绍光齐名的诗书画艺朮奇人。她不忘严父的恩养要拿巨款报恩支持父亲的事业,都被父亲拒绝,而要她报效祖国。于是,她热心为祖国各类公益活动捐款。19987月,捐赠国家教委1000万元人民币设立了“正纲艺朮教育发展基金会”。用于奖励优秀的青年艺朮人才。后又一次性为国家博物馆捐赠三十四幅作品。父亲出版的这部《冰与火的对话》诗选集,封面的抽象绘画,就由女儿正纲所画。她用悠远的画意诠释了父亲浓浓的诗情。爱国的父女俩把诗情画意洒向了祖国神州大地和无限的宇宙空间。

四、东风西雨两相和

在朦胧的风雪中我走进了艺朮宫殿/ 那是我永生都不会忘记的一个夜晚/ 想不到一个中国人的雕塑/ 竟比维纳斯的神情好上千万//。这是诗人《迷恋的心留给了艺朮大殿》中激情难忘的诗句。1996年秋天,娄德平到美国纽约探望妻子和女儿,感到纽约是文化艺朮很浓的艺术之都。但东方艺朮,尤其是中国艺朮少得可怜。更听说十九世纪中国著名书画家李叔同( 弘一法师 )带着作品到美国参加世界艺朮展,一幅作品也没选上。著名书画家张大千到美国也受冷遇。这使娄德平从震动中深沉思索:这是近世“西风压东风”,东方艺朮不被西方人了解看重吧。随着亚洲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崛起,艺朮上东风西渐已成时代潮流,要抢抓机遇让东方艺朮挺进西方,打破西方艺朮独霸天下的一统局面。但东方艺朮家到西方大都碰壁,生活难以为计。这莫不是有一座阻碍东西方艺朮融通的龙门吧!请听他《跳龙门》的诗吟:天上奔驰一匹匹黑马,/ 空间挂滿铁青色盔甲,/ 阴森森,昏沉沉,/ 冥冥之中谁亮出光鞭,/ 抽响一串串雷霆,/ 绽放出满天开不败的火花。//……//那长久困惑在池塘里的鱼虾,/ 借大潮直奔龙门,/ 龙门从来就是一道关卡,/ 对强者弱者从不开闸,/ 跳过去的是龙,/ 跳不过去的/仍然是鱼虾。//。于是,诗人兼艺朮家的娄德平在沉思后,决心要架构一座像天空彩虹样的艺朮之桥,使东西方文化艺朮互相和谐融通,不再有龙门样的壁垒碰撞阻碍。但这座艺朮之桥叫什么名好呢?

1996年底夜里,诗人经过苦思冥想顿生灵感,就叫“东西方艺朮家协会”吧!这几个繁体汉字组合起来是极难相遇的八十一画。按东方数理关系的说法,这组数字表示九九归一、万物回春,蕴涵开泰之数,吉祥如意。这更增强了诗人艺朮家的自信心。我觉得这正是东方完美的数理诗呢!

于是,1997年元月17日,这座命名“东西方艺朮家协会”的彩虹桥在美国纽约横空出世,她以吉祥如意昭示天下!——不分国籍、不分年龄、不分宗教信仰、不受政治控制,只为东西方艺朮家经受东风西雨的洗礼,在交流融通中和谐发展。立即受到中国、美国、日本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朮家拥护加盟,一致推举诗人艺朮家娄德平为“东西方艺朮家协会”会长。把大批东方著名艺朮家(尤其是中国艺朮家)的作品展现在了西方世界。引起了巨大轰动效应。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诗人必有轻视外物之意,故能以奴仆命风月。又必有重视外物之意,故能与花鸟共快乐。”我觉得这真是智慧的娄德平大师前无古人的伟大创举!他创造了东西方艺朮家融通的《人间喜剧》。应把“创造”的桂冠赐予他。

尔后,这位诗人文化使者又高举协会的义旗在世界各地举行东西方艺朮家作品巡回展览,并受到各国政要的接见礼待。值得称道的是,这些艺朮展览都是娄德平先生自筹资金,不收作者的参展费。展览结束,还将作品如数璧还作者。这在海内外展览史上是绝无仅有的。难怪他受到“德高望重娄大师”的一致赞誉。

诗人娄德平把生命和灵魂都融合进了他酷爱的东西方文化艺朮事业。从激情溶冰到人淡如菊,他的人生几近完美。请听他在《艺朮天地》一诗中的咏唱吧:梦,翶翔在你的时空里,/ 你把亮晶晶的梦放飞云霄。/一种种色彩透明的幻觉,/ 像十个太阳把你的激情燃烧。//……天在你的画里轻轻地摆,/ 地在你的画里轻轻地摇,/ 你的梦在宇宙中从不收拢翅膀,/ 宇宙的梦在你的羽翼间展示骄傲和奥妙。//

这不是一首完美的梦之绝唱吗?

(2013.6端午初稿。夏至二稿。北京)

 

作者联系方式:

电话:13693676675   15300145197

电子邮箱:2711618342@qq.com     l.hx21@163.com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时代中国出版集团 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京ICP备09092607号